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中国园林行业协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规划设计
邓国辉:一个好作品——潜意识的审评
2019/4/4  阅读:70446  来源:

3月23日下午,第九届园冶高峰论坛“融合与开拓|国际新锐设计师论坛”召开。新加坡国家公园局高级设计署长邓国辉在研讨会上发表演讲提出,一个好的作品一定要有好的故事,故事可以从历史而来,也可以出自于民间,不要小看民间故事,有时民间故事可以带动一个乡村振兴的方案。

邓国辉:一个好作品——潜意识的审评

▲邓国辉先生在“融合与开拓|国际新锐设计师论坛”发表演讲

  以下为邓国辉演讲主要内容:

  这是我第一次向大家分享主题,很多学生一直问我,怎样做一个好作品,为什么我的作品赢不到奖,是什么方面做得不好,甚至这个问题不光学生问,有时候专业人士也问。我说你拿不到奖不一定是你做得不好,可能那些评审看的东西在交稿的时候你没有写出你的想法,或者你的一些角度没有全面地展示出来。

  刚好我也是园冶杯的评委,我在评审时用“潜意识”是因为参赛的作品太多了,而且要怎样去看得很快很准,是用什么去思考,很多东西都是潜意识,评委一定会有一些标准,而这些标准又是什么?当我们看到不同案例的时候,有些图就觉得看得很全面,很顺眼,所以从宏观到细节方面都需要了解到它的重要性。

  当我们看到一个好作品的时候,比如这些图片是从英国、欧洲、中国或日本拍的,每一个都有一个很独特的背景,反而让我们觉得怎样让评委知道这些作品有某些背景,而且你的作品是从什么手法断定的,这些都非常重要。

  当然不止这些景观,有时我们也会看到城市方面,很简单的一个居住环境,当它的历史传统等等还有密度,这些又怎样去让人家知道,你这个手法或者一些策略,是针对某一些国家或者一些城市考虑到的事情。而且你可以看到一些非洲国家,如果你是用一些现代手法作出这些东西,那是符合(实际)的吗?是对的吗?

  我们知道每个国家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文化传统,而且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必须知道你在作品中怎样从不同角度、不同文化将这些人类接触的东西说出一个故事。

  在做一个项目时,如果密度很高,我们面对的问题大家都知道,专家也会知道,而且所面对的一些城市问题,像堵车往往也是大问题。

  目前最关注的非法砍伐森林,我们怎样去面对这些问题,怎样排放垃圾、污染等等。甚至缺水,如果缺水,对你的项目到底有多大的影响性,你有全部去考虑到吗?

  所以一个好的作品是不会自定义的,人家看这个作品,它的定义是由你来决定,你怎样让人家感触到或者接触到这个体验呢?做一个作品,评委看的时候都是一个桌子,一个屏幕,有时候自己一个电脑,你不可能把他从一个国家带到另外一个国家。如果一些本地评审是可以带到你所要呈现的场地的,但是国际方面的通常不会。

  所以你怎样体现出这个作品的美,它的漂亮和它的全部呢?就在于你所写在这张空白纸上的内容。这张空白的纸就是你的房地产,每一个空间都是很珍贵的,你怎样去把这个珍贵的空间加强,把这个故事写出来是很重要的。往往我们的空间就是两张图或者一张图,所以说第一印象需要非常深刻。通常我们以为做评委的会让他印象深刻?会,这是潜意识的印象深刻。因为当你看到一个图非常吸引你,你就会觉得这个图还可以读下去。

  当然作为一个职业评委,我们也不会说这个图不好看就不去看了,只是说你怎样去吸引。五秒钟之内你怎样把你的故事很深刻地呈现出来,往往这是很重要的。我相信从城市规划到一个景观设计,到一个项目里面,都会有一个故事,而且这个故事是你怎样去把它写出来,怎样呈现出来。

  故事可以从一个很漂亮的景观,一个乡村开始,怎样把一系列地排列出来,怎样慢慢地呈现出来。我们讲第一个印象是要有一个很大气的手法到精心的制作,因为身为一个评委,我们有一个愿景,开始讲策略,开始讲目标,也会看着你怎样把这个东西一直带入到你的设计,所以宏观设计到思想是非常重要的。

  而且你的图片需要是优质的图片,效果图需要反映到你所讲的、你所说的那些问题,记住那些你所说的问题,如果你为了效果图的漂亮而呈现,往往你达不到那些国际很高的水平。

  如果你有两张图,两张图必须尽量读成一张图,这是印象深刻的一个手法,然后前后一致。前后一致就是说你需要从你所讲的这些问题到你的远景都是一直在追求你有一个关注性,你不会突然讲这个问题,跑出讲你的思想、构思,全部东西都必须有连接。

  一个好的作品一定要有好的故事,这个故事从什么地方来?故事可以从历史来,而且你选择的那个历史的年代必须尽量显示为什么那一年的历史有这种影响,或者之前那个历史可能有一些好的解决方法等等。当然也是有民间故事的,有时不要小看民间故事,有时民间故事带动了做好一个乡村振兴的方案。而且这个项目是通过人们的要求、人们的改变、人们的转换。

▲好的作品可以来自民间

  地理也是一个可以表达的故事,你的地理是通过什么情况而改变?是通过一个农业开始改变,还是通过一个灾难改变,还是通过城市规划改变?而这些改变是好是坏?你要回到原有的地理还是自己要创造一个新的地理?还是要随着什么目标去定型?

  天灾悲剧是在规划里面都想要尽快能解决的,怎样去处理。这个过程也很重要,尤其是在天灾的项目里面,整个过程必须知道之前是什么,之后是什么。所以整个作品就好像写一本故事,当你打草稿的时候需要有一个目录。

▲天灾悲剧

  你要怎样去整理那么多资料,用什么背景去编写这个故事,而且你有那么多的资料库,你不可能把全部资料拿出来放(上去),如果你全部拿出来放,为了让评委知道你做了很多东西,但这不是重点,人家是要评你讲的东西,拿出来的资料有没有一致性,把这个故事连起来,你的亮点在哪里,你的理论到概念、构思、效果、细节,还有最重要的就是你的创新和问题和解决方案是在哪个阶段,每个阶段还是某些阶段你是拉出什么东西来讲,所以这个并不简单。

  我在公园局也曾经看过一些招标的或者竞赛,我们做一些项目的时候,尤其是那些特别大的项目,我也看过有一些国际公司真的是以这样的步骤去表达,去吸引甲方的吸引力。

  第二,阔度和深度。你这个作品需要表达思维的阔度,到专业的阔度。你一旦有这个阔度,评委知道你这个项目已经想到那么多问题,但是你这个项目不可能完全解决所有问题,所以你要知道选择关注哪里,深入的去分析,找出你的特点在哪里。

  举个例子,新加坡处在鸟类飞行的航线,鸟类有时也会停留在新加坡,当我们在新加坡做这个规划的时候,往往会有一个很大的规划方向,鸟类、生态的连环性在哪里,要怎样引进。这是我们做的项目,而且这个地方有许多鸟类,在认识这个鸟类之前,我们必须了解到新加坡的热带雨林结构,就分成突现层、棚顶层、林下层和灌木植被层。你就知道怎样去开始用这些景观手法去把这些生态带进来。

▲鸟类飞行航道

  当我们知道这些手法,在策略方面也是从品种方面去处理,比较粗层次的景观处理。把那些大树、小树、灌木、植被引进来,然后再从不同的分配组成某些能引进鸟类的组成。

  所以当我们在新加坡做了一些项目后,就开始以不同的组合引进不同的鸟类。你在这个图片看到的不只是一个词,这些都是你需要描述而让人家知道你所做的这些栖息地是什么原因而做出来的,所以你就让评委知道,一些作品会深入到某一些组合,某一些植被或者灌木的选择。

▲剖面图

  而且当我们做一个剖面图的时候,不希望看到只是一个简单的剖面图。我们需要了解到它的关系,这样你就可以看到之前我们所有的概念、构思,放进整个剖面图里面,而且可以看到这个是为了引进什么鸟,所以它的深度就变得更丰富了。

  第四点就是愿景、定位、关系,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往往我们都可以看到在景观规划或者城市规划里面有这种情况,放一个国家地图,在什么城市,在什么区域。可是现在这些平时看的太多了,为什么我们不换一个角度去做呢?你在中国是为了要作出什么东西,或者是为了政治、经济收益或者旅游业。再从国家到城市到区都可以讲一些不同的东西,比如总体规划的定位,在新加坡的绿化是怎样定位于整个国家,或者当我们做一个滨海湾花园的时候,我们要以什么样国家的花园去做。

  从本地到国内到区域的不同点在哪里。如果你是在一个省里面,这种项目跟其他省相比不同点在哪里。纬度在哪里,不在你这个国境线而看,而从这个纬度看过去,有哪些项目跟新加坡的项目可以相关,可以学习吗?

  地理位置方面,很多在国内的项目都是这个公园跟那个公园,为什么这个公园是那样,另外一个公园要特别一点,是有考虑到地理位置呢?还是你们相比以后觉得规划的时候需要每一个有一个特点?

▲新加坡植物园

  所以当我们作出新加坡植物园跟滨海湾花园的时候,新加坡植物园也是一个历史性的植物园,没得选择。但是我们很清楚已经把它定位成这个是植物学的亮点,而且我们最近也得了世界遗产地的认可,所以当我们开始开发新加坡植物园,我们很清楚的知道这个植物园要继续它的研究和收藏,还有兰花园的历史与交流,或者教育、互动等等方面,都是要有国际性的。

▲滨海湾花园

  我们做滨海湾花园的时候,注重的是不可以跟植物园一样,应该是从园艺学的亮点出发,而且要作出国际花卉为主题,罕见的植物,这些都是要考虑到的,因为国家小,我们不希望复制另外一个同样的项目。

  第五,距离、时间、形。我潜意识上用它做了很多成功的案子,因为当自己做一个项目时,或者是管理一个景观、一个项目时,你必须有这个在你的背后。因为彼此的关系连接和能断定成功的可能性,也是关系和阶段的进展,你可以说人的关系,也可以说阶段的关系,然后到你成功的历程是有多远。而且每一个阶段你都要自己觉得你所做的东西会更进一步,达到更高的阶段。

  我们有很多不同的主题,2018年亚太区我自己创造的新竞赛,是为了要把这个景观带到大家所关注的一些课题上,因为我们往往说景观做的不只是表面上的东西,我们关注到整个地球,环境、文化等等。那种竞赛还会继续,但是我发明了一个新的竞赛,从我们所描述的一些作品里面,开始对这些描述更清晰,对外他们也看到这些作品,很清楚的表达出这些作品的策略。

  从策略到行动计划,它的可能性和合作手法,独自和融合,你必须有这个构思,你做了多少,有到那个地步吗?你放了多少个策略,开始达到要行动的计划吗?你写了那么多的可能性,你的手法又开始把它拉近了吗?所以这个距离是必须要很清楚的,你怎样去拉近每一个问题和每一个阶段。

  时间是计划的时间也是实际的时间。当我们看一个作品,五年后是这样,十年后是这样,你能清楚地让评委知道时间方面的转变吗?而且你作出的一些策略对人在时间方面有些什么影响?所以策略、手法、处理、进化又是什么?一个评委如果看到这些策略说不实际,你可能讲到很多,但是需要五年十年作出一个东西。所以你必须了解时间方面的计划和实际,你是否有时间控制,你所做的东西是在你的时间范围里面吗?

  最后是形,形是你的解决方案,这些是从你的效果图、剖面图显示出来的。而看不到的设计是很难区分的,你可以评奖,你可以一个字带过,你可以说这个是为了带来生态还是什么,可以有鸟类、昆虫等等。你怎样把这个“形”让评委了解到,你背后必须下很多工夫。

  我刚才说过不止在这些项目里面,当我们做一个讨论的时候,你的形是一百个人要参加,你的形的地点在哪里?你可以说我需要很多人来参加这个会议,我需要一个很成功的会议。所以这个形往往在评委方面都会尽量去想,可是你身为一个参赛者,你不能让评委去想象,你的图就是最好的表达。

▲亲生态在城市规划和设计的体现

  所以一个亲生态的城市,或者亲自然的城市的规划设计,我在建筑看到什么,我在建筑之间看到什么,我在公园里面又看到什么,你是如何把它们相连的,这些就变成了你的“形”。你虽然有剖面图,可是你没有把它的关系讲出来,有时候评委抓不到你的理念,所以为什么有的时候你参赛这些东西要花一点工夫写出来,不是你没想过,可能你想过,只是为了你要达到国际水平的一些东西,而且你要知道这些国际评委都是来自不同国家,有些可能语言比较好,这些可能就会帮他们了解到你这个图的关系。

  从城市的剖面图到一个比较人性化的剖面图,它比较细致,有时候做城市规划,中国地方大,路多宽,人才那么小,我们就知道真正做出来的手法,你的设计手法,其实你的比例是不对的,你说这是一个城市,可是人家感觉不到你的密度性,或者感觉不到城市的自然美。

▲剖面图解释细节

  你必须用主标题和关键形容词清晰表达图片和关系。所以不要只是说这是一个效果图,最好能写出效果图讲出什么东西。我们也必须知道这些国际性的关注的趋势,这只是一些例子,你要显示一个图,它是一个生态的策略,它是为什么生态?是鸟类生态、昆虫生态还是什么生态?所以清楚的表现出来。

  它是人类关键的处理手法,你要把这些比较明确的讲出来。而且有的时候你要画一些线,一些标志,很快的讲一些城市剖面设计、组成,种类特别搭配,体验关注,有几百个你都可以去参考。这些往往我们是很少会懂得怎去吸引评委的关注。

  第七,你必须作出一个内容价值审计。不是全部东西你都得放进去,有时候你放的太多太杂了,评委是不想看的,有时候不懂你想要他看什么。而且你要知道竞赛组和基本要求。

  当然不是全部都是为了大设计,有时一个很小的点子就可以创作一个很大的设计,或者说你不需要全部都是为了宏观的方面去想去看,而且你就算讲了这些宏观的过程,你必须把那个细节表达出来。

  一个好的国际竞赛就像好的设计,有时候我作为竞赛的组委,当我要创造一个新的竞赛或者合作一个新的竞赛,我也要考虑到这个竞赛不只是一个竞赛,怎样去提升国家或者区域或者景观,提升整个的价值性,而这个价值性怎样通过评委,通过方案严格要求,当然这个也需要慢慢提升,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了解到这些要求。

  所以标准和品质要求应随着一些研发的方向或城市发展而变化,因为20年前、30年前的一个竞赛,和现在的竞赛肯定有很多不同,而且评审和竞赛标准随着时间也会提升,有些是潜意识的提升。当我们邀请的是从不同国家来的很有名的评委时,他们看过不同的好作品,已经有了一个标准。我们邀请他们过来,是为了提高竞赛标准,但是有时参赛的只有一两个作品拿奖,谢谢。

  邓国辉(Damian Tang),国际风景园林师联合会(IFLA)亚太区主席,新加坡国家公园局高级设计署长,新加坡景观设计协会上届主席,拥有超过15年的景观设计实践和跨学科设计合作经验。负责领导各政府机构的绿化倡议和策略,并为新加坡和各地区提升生物友好原则和标准,参与了HDB,PUB,URA等多个机构的总体规划和绿化规划设计。

成都建博会
通知公告
景观之路-国际游学考察
行业动态
北京延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