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中国园林行业协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园林植物
刘克锋:一切都源自坚持
2018/8/22  阅读:101598  来源:

北京有这样一支团队,多年以来一直致力于畜禽粪便、农林废弃物无害资源化利用和花卉培育等工作的研究。这个团队的领头人,曾先后获得全国优秀农业科技工作者、北京教育十大新闻人物、北京高校优秀共产党员等多项荣誉,在业界享有一定声望,他就是原北京农学院城乡发展学院院长,现中国建筑节能协会立体绿化与生态园林专业委员会会长刘克锋。

  二十载的坚持与付出,成就了刘克锋,而这些荣誉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近日,记者走进北京农学院,听刘克锋讲述他的点滴过往。

刘克锋 一切都源自坚持

刘克锋

京郊大地污染物“变废为宝”,他是带头人

  敲开刘克锋办公室的门,身着纯蓝色短袖,黑色长裤,带一副黑框眼镜的他,正在准备给记者倒热水。他身姿挺拔,面带微笑,目光炯炯,完全看不出今年已有63岁。“咱们开始吧,天太热,早点结束,你能早点回去休息,大老远的跑过来不容易。”就这样记者开始了对刘克锋的采访。

  提起刘克锋,业内人士对他做的废弃物利用工作最为熟知,曾有多家企业和乡村称他为“救星”,这名号,是如何得来的?这还要从二十多年前说起。

  1997年,北京市顺义区北郎中村街道到处堆满了猪粪,苍蝇满天飞,污水到处流,环境污染问题极为严重,当时的村干部找到刘克锋,希望他能解决猪粪污染及利用的问题。“我原来是研究土壤肥料的,帮朝阳环保局做过垃圾分类处理,但还没做过粪污的利用。面对污染相当严重的情况,我决定带领团队试一试。”一番思量之后,他答应了。

  “这件事实施起来比想象中难得多。想要同时解决污染问题和废弃物利用问题,需要精准的猪粪参数做支撑,并通过大量实验配制菌种,为生产优质有机肥做基础。”为此,刘克锋带领石爱平、王红利等研究人员一起进驻了北郎中村,而这一进驻就是18年。为了精准记录每一个参数,他们经常长时间与臭气熏天的猪粪“亲密接触”,有时候一待就是几个小时。这么艰苦的条件,他是如何坚持下来的?“为了实现当初的承诺,为了能够真正解决北郎中严重的污染问题,更为了对自己的团队负责。”刘克锋回答。

  历经18年,刘克锋团队攻破了将猪粪转化成无害化、安全化有机肥的种种难题,不仅有效处理了北郎中村的所有粪便,还在当地建起了有机肥加工厂。通过肥料厂将这些污染废弃物转化为有机肥,施用于大田和花卉基地,实现了资源的循环利用。北郎中村也因此摆脱了“臭气熏天”的面貌,成为了“北京最美乡村”。

  “被污染的环境真的太严重了,这不仅影响作物的生长,还影响人们的健康,我得继续带领我的团队做下去。”回忆起那些与粪污“作战”的岁月,刘克锋的目光依旧坚定而有力。20多年来,他带领团队结合北京郊区的种植养殖特点,建立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集畜禽粪便、废污水处理和粪污资源深度开发再利用于一体的工艺技术体系。有效解决了当地环境污染的问题,并通过将废弃污染物转化为园艺有机肥的工作,促成了资源的循环使用。在合作的众多企业和乡村中,刘克锋不仅亲临指导,还经常给农民培训,编写《有机肥生产技术》等书赠与他们,让他们掌握有机肥的正确生产和施用技术。“这本书我编写了很久,其实内容很简单,只是文字修改了多次,为的就是让农民能看懂,能真正帮到他们。”一本仅有100页的书,虽然薄,但用意却无比深厚。

废弃物资源利用再助力,他是践行者

  刘克锋身兼多职,涉及到农业、园艺、立体绿化等多个领域,这让他感到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而解决废弃物污染问题于他而言则是重中之重。“随着现代化城市建设的加快,一方面产生了很多工业、农业和种养殖垃圾废弃物,造成严重的污染问题。另一方面,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土地利用越发合理化,花卉等园艺作物需要基质栽培,逐步走向设施化、基质化和水肥一体化。因此,将废弃物合理利用转化成有机肥和基质,是一举多得的事,更是十分有意义的事。我有能力做这些事,而且要一直做下去。”

  刘克锋团队生产的有机肥和园艺基质多次获得业界一致好评。去年,在为世园会做准备的“百蔬园”项目中,令刘克锋团队激动和惊喜的是,他们利用农林废弃物所生产的基质栽植园艺作物,相比使用其他基质,长势极佳,得到了北京市农业局土肥工作站和众多土肥专家的赞许。

  多次获得肯定和赞许,让刘克锋在这个领域的知名度越来越高,来请教他的人也越来越多。目前,内蒙古、天津、河北、山东、江西等地有相关需求的企业都来寻求与刘克锋的合作。“这么多企业找您,这么多问题需要解决,您忙的过来吗?”记者问道。“搞废弃物利用这件事,我能做,那就努力为需要的人多做一点儿吧。”刘克锋笑着回答,从二十多年前扛起这杆大旗的时候,他就深知自己身上肩负的责任,既然扛起了,就不能放下。

  谈话间,刘克锋接到了河北一家企业的电话,“发芽指数、施肥量、温度和含水量都一起发给我,先按照我上次说的改,不行再调整一下成分含量……”原来,这家企业面对巨量的工业粉煤灰和菇渣废弃物犯了难,来寻求刘克锋的帮助。“我昨天刚从河北回来,每天让他们把实验数据发给我,有问题及时调整,过两天还要去现场看看。”挂了电话,刘克锋给记者看了他的微信聊天记录,每天的数据都被完好保存着。像这样的企业不止一家,微信里虽然保存着数据,但这些数据更被熟记在他的心里。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好,是刘克锋一向对自己的要求。

  通过废弃物资源转化的有机肥和园艺基质在花卉上也有良好的应用。刘克锋表示,一串红、鸡冠花、凤仙、蝴蝶兰等花卉通过这类基质栽培生长更加健壮、花朵颜色更加鲜艳。“由于农业废弃物养分含量高、来源广泛、种类繁多,因此废弃物资源基质化利用存在着巨大潜力,这件事我还得坚持做下去啊!”他还强调,多年以来,园艺基质的原材料多倾向于草炭、蛭石等天然基质,以及岩棉等人工合成材料,但这几种基质材料成本较高,且草炭是不可再生自然资源,岩棉是不可降解材料,长期开采使用会使资源枯竭,还会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我能做的就是带领我的团队,利用农林废弃物生产多样化、无害化、低成本的再生园艺基质,实现资源的可循环利用。”

一串红育种,他是传承者

  最初加刘克锋微信的时候,记者发现他的名字是“一串红”,头像也是一串红。点开他的朋友圈,封面背景是很多簇一串红的照片,不仅如此,其个性签名还是“无限花序”。当记者问到刘克锋为何这样设置时,他回答:“最开始申请时第一反应就填的一串红,一方面因为自己喜欢,另一方面因为在校期间一直做一串红的选育工作。无限花序是一串红的花序名称,同时我也希望我们能源源不断地培育出新的一串红品种。”谈话越深入,越能感受到刘克锋身上的朴实与真实。

  在2001年前后,刘克锋受到一位老先生的委托继续进行一串红品种的选育工作。当时,已成功研究的品种仅有十几个,需要通过引进国内外优良品种,进行对比筛选,选育出适宜在北方地区栽植的品种,目前成功选育的品种已有700多个品系。

  “一串红的选育工作我们团队做了十几年,有些成员在前几年的时候退出了,因为育种工作实在太辛苦,欣慰的是我们现在终于获得了不错的成果,团队也在不断注入新的力量。”刘克锋在跟记者讲述育种经历的时候,感叹时间过得快,因为一晃十几年过去了,终于获得了成果,但回想起当时很艰难的育种过程,又是个极为漫长的岁月。

  “一串红颜色丰富,是我国花坛、花境的主打花材之一,并且现在广泛应用于观光旅游的景观花海中,还具有一定的药用价值……”说起一串红的特点及应用,刘克锋滔滔不绝。育种工作虽辛苦,但在新品种选育成功的时候,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在众多选育成功的品系中,“彩铃”系列最令刘克锋满意。此系列具有自封顶特性,植株自然呈球形,无需修剪,单株花期均在150天以上,目前在云南地区有所应用。

  “国外的育种十分精细,与之相比,我国的品种选育技术略显粗糙,希望我国多加强品种的选育工作,成为有实力的园艺大国。”在讲述了团队的育种经历后,刘克锋对记者感叹。
“我现在退休了,但是一串红的育种工作并没有停止,我还会和我的团队一起攻破育种难关,创造出更多属于我们自己的品种,将更优良的品种推向市场。”做事严谨,持之以恒,这位已经六十多岁的老教授身上的宝贵品质还在继续影响着他的学子们。

  说起未来的愿望,刘克锋希望自己能够把农林废弃物基质化利用这件事做得更好,将城市环境和设施农业有效结合,为园艺事业贡献力量。同时作为一名教师,他希望尽自己所能帮助行业中的年轻人,希望有更多热爱园艺事业的年轻人真正投入到育种工作中,并将团队辛苦选育出的一串红品种成功推向更大的市场。

成都建博会
通知公告
景观之路-国际游学考察
行业动态
北京延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