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欢迎访问中国园林行业协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古树名木
“垂直森林”:长得绿不是真的“绿”
2017/5/5  阅读:12980  来源:

传说在米兰,有两幢“身上长满树”的高楼耸入天际,仿佛城市中的魔幻城堡——这就是被设计师称为“垂直森林(boscoverticale)”的创新型绿色建筑。并且,设计师的说法诗意极了:在寸土寸金的大城市里建造一个人与自然共同的家,不仅可降低城市的交通污染,还可随着季节变化改变建筑外立面的颜色:夏天绿茵,秋天金黄,冬日禅意。

  日前,有媒体称,这种传说中的建筑很快就会在南京出现。作为亚洲首座“垂直森林”建筑,设计师相信通过这种“城市内垂直致密化造林”的新模式,可以创造一个活的生物多样性系统。

  但围观群众似乎不那么买账。“这的确是一种理念创新,但推广起来恐怕有些困难,有谁会不计成本地大规模建造?”室内设计师朱少华对科技日报记者说。

  “长”满树的楼房成本极高

  米兰,作为欧洲传统工业城市,在空气污染领域与北京难分伯仲,而“垂直森林”项目的本意就是要缓解城市化进程中的环境问题。这个设计由两个高密度塔式建筑集成光伏和风能系统组成,重点是外立面包裹着多种树类。从世界多地类似项目实践看,这种建筑修剪得好时它像一个风趣别致的城堡;年久失修的话,植物的颓败带来的荒凉感会让它看上去像一座废弃的古宅。

  但设计师称,这些植物有助于吸收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和灰尘,减少建筑的制热与制冷能耗,帮助降低城市热岛效应和辐射、噪音等污染。

  “垂直森林的概念很早就提出了,只是斯特凡诺·博埃里把它实现了,还获了2014年度全球最佳高层建筑奖。”天津大学建筑工程学院博士李学义对科技日报记者说。据了解,米兰两栋“垂直森林”建筑分别高76米和110米,总共能种植480棵大中型树木(9米/6米)50棵小树(3米),11000个地面覆盖植物和5000棵灌木(总共相当于约15亩即10000㎡森林)。

  “这5000多灌木和上万的花草都需根据摆放在建筑立面的位置来选择和确定,这一项工作就花费了植物学家两年时间,反复试验和测算哪些树木应该出现在建筑最恰当的位置,所以前期研发成本是很高的。”李学义说。

  朱少华也认为,“垂直森林”难以在国内大面积推广的主要原因在于成本。“在中国,以北上广为代表的大城市地面价格寸土寸金,所以建筑风格偏商业和实用,或者说以城市规划为主导而不是以艺术行为为主导。”在他看来,国内一二线城市的建筑风格将越来越趋同于纽约等国际大都市,特点就是“楼层高、密度大”。

  业内人士透露,建筑上所有的植物都是专门种植的,“事先栽培好、逐渐适应了建筑上的生存环境后再移栽上去”。“这个项目还在佛罗里达大学做过风洞试验以检测树木的抗风性,为了让整个树木和楼体中水循环等相关系统合二为一。所以,售价大约在9000欧一平米,光物业费就要7000欧左右一年,包括两次专业园林团队的树木修剪。”为此,李学义认为,除一线城市的个别楼盘有尝试的可能,目前来看大面积推广可能性不大。

  国内推广难度较大

  现实中,除了南京,与“垂直森林”有相似理念的建筑模式如旧城升级、工业更新、城郊绿带等已经相继嵌入上海、重庆、北京、青岛等地区的建筑项目,如上海九江路501号、浦东机场T2航站楼的部分候机区改造、北京德必天坛、贵州万峰谷、重庆的“树屋”等。

  “垂直森林”的话题同样引起了网友的热烈探讨。知乎网友认为:“人类是因为不能适应自然野外环境才需要建筑。所以,建筑的第一要素是隔离自然。任何试图拥抱自然的设计,都需要额外付出技术和资金的代价。”

  “比方说,开发商拿一块地原本能将销售面积做到1万平方米。但如果每层每户都做空中花园或庭院,就需要增加很多挑空层或挖空层,这些非居住面积约将占到总面积的20%—30%。”李学义说,这也就意味着同样一块用地,销售面积只能做到原有的60%—70%,“减少的建筑面积只能摊到成本中,通过提高销售单价来抵消,毕竟开发商追求的是效益最大化。”

  博埃里也坦言,当前城市密度越来越大,如果能在原有城市边界的基础上向内部发展,将极大减少对周边自然环境的影响。但这种发展模式或许在欧洲比较容易实现,而中国城市化进程太过庞大,是否能适应此类模式仍有待观察。

  不仅如此。我国幅员辽阔,各地光照、水分、风力等气候条件差异很大,在一个地区实验了千遍通过的实施方案放到另一个地方并不一定能使用,复制成本较高。“比如,在日照充足的南方地区,空调40%是为了应对室外阳光,如果安装一个很小的智能测温装置,使得正午太阳光直射时遮阳帘会自动升起,减少阳光射入和空调能耗,这种智能建筑是比较符合时代要求的建筑。”李学义说。

  绿色的本意是调动自然资源的能力

  “梦想是浪漫的,工程却是严谨的。拥有的技术足以解决问题吗?恐怕还有许多问题是技术无能为力的。”北京理工大学学术期刊办公室编审范春萍首先在自己的文章里抛出了质疑。

  比如,上海某商业中心便采用了钢丝来固定楼上高大树木。“有的楼体周围还有钢结构架,主要为了抵抗大风。”朱少华说,“这种方式在南方可以,但放在冬天干冷多风的北方,是否可行就需要进一步实验和论证了。”

  不仅如此,“高层种树、做草坪等都需要屋顶加厚,过滤层,灌溉层,防水/隔离根系层,支撑层,隔热层,蒸汽控制层,只能多不能少。”李学义说,“舍得把建筑做到这一步的,内部能耗通常也比较高”。

  为什么成本高、技术难还要做?朱少华认为,实验的意义大于实用价值。“出于一种强调绿色和创新的建筑理念,或者是宣传效应。”但并不是“身上长满绿色植物的建筑就叫‘绿色建筑’。”

  事实上,在很多业内人士心中,“绿色建筑”是一个广泛的概念,并不意味着高价和高成本。比如,延安冬暖夏凉的窑洞,新疆由石膏和秸秆混合筑成的保温性能良好的墙壁,甚或是能源循环利用的集装箱建筑等,都可以称作“绿色环保建筑”。

  而官方对“绿色建筑”的定义为:在建筑的全寿命周期内,最大限度地节约资源(节能、节地、节水、节材)、保护环境和减少污染,为人们提供健康、适用和高效的使用空间,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建筑。李学义认为,空中花园、风车、太阳能板等不是不能有,而是相对于依靠外来能源(电网、水管、煤气等)实现来人工控制的现代建筑,绿色建筑强调的应该是一种运用周边能源的能力,即通过设计使用场地里的自然资源让使用者在建筑里得以生存。

2017中国合肥苗木花卉交易大会
通知公告
景观之路-国际游学考察
行业动态
第五届黄河三角洲绿化苗木博览会

友情链接